白天鵝設計行銷

新生代設計二三事──在經營上可能遇到的未來挑戰

  在室內設計界,創業開立自己的工作室,是許多新生代的設計師的理想。大部分的人,擁有理想,卻不知道地圖從何畫起、從哪裡開始、中間會遇到什麼困難、及近年來市場變化,考驗著一位室內設計師──到老闆角色之間的轉換的彈性,以及對管理、人資、行銷、財務上可能遇上的困難。每一間公司遇到的困境有不同之處,也有類似之處,白天鵝分別訪問了三間新生代室內設計公司的總監,分別為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、「呈碩設計」、「灰色大門設計」。究竟三間新創公司從過去到未來所遇到的挑戰是什麼呢?

青田中室內制作

  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工作室於2014就已成立,直到2018年才登記為公司。

        總監沈永鑫表示,身為華人,日常生活及習慣也都接觸華人文化,想將設計風格作品加入亞洲、東方的文化背景中。目前台灣在室內設計的趨勢大多較喜歡外國風格,但這其實很可惜,東方元素有它的定位及意象,例如:在電視牆放入潑墨式的元素。

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公司草創時期遇到兩個最大的困難點在於:

  • 風格期望不被界定

  延續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在設計理念上的定位,在台灣的設計市場上,與自身文化相關的設計,是比較偏弱勢的一塊。反倒是許多英國設計家也會大膽結合東方元素,且融合得當。因此公司希望能夠透過經營網站外、FB、IG等不同的平台,與設計界和業主對話。並透過2017年台北市老屋新生的比賽,將理念傳達出去的方式。

  • 業主溝通上的困難

  目前公司的夥伴都是過去待過業界的人士、工班也都是過去認識很久,摩合問題較少。過去在當設計師與成為老闆後,最大的差異在於跟業主溝通。業主的部分,在早期創業的時候是需要一直學習或一直跟其他同事討論,如何講解我們的設計、或是講解設計與工程方案等。

  這一兩年來的困境則圍繞在的風格上,目前市面上平台於繁多混亂,也有一些平台也會邀請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,卻在定位上不甚明確。總監表示,風格其中一個決策權來自於業主,理念沒辦法透過媒體平台傳達出去,可能平台本身自己的考量。公司致力於推廣,在各式風格中加入東方元素的「微東方」元素。

呈碩設計

  「呈碩設計」於2018年成立。總監陳冠樵原於經濟部地質調查所當研究員,對設計有濃厚的興趣,進了設計公司從助理重新學習新的領域,從設計師到專案設計師,再到前公司的設計總監,一路走來陳總監還算幸運,因反應快又願意花時間學習,前老闆給了十分豐厚的學習機會,讓他前兩年開了自己的公司。在設計的部分則以客戶需求為主,從空間藝術的理念跟製作工法去執行,找到符合客戶的幸福宅,以綠能、環保的材質為主,走向健康綠能的空間。

「呈碩設計」公司草創時期遇到的困難在於:

  陳總監表示,剛開公司的時候,最大的問題在於,初開的公司缺乏知名度,起初僅有舊業主與朋友澎場。財務上或營運上,則以節省成本為主,沒有太多管銷的壓力。目前一個人先創業,找了一兩個員工,工程發包上有先做好準備。

  最近這一兩年的狀況,案源數在旺季的時候一次來很多,但有一小段時間又沒有案子。如果公司要拓展的話,未來找進來的員工變得很重要,有什麼專長就放哪,幫忙消化手邊的工作。

  另一個跟案源相關,由於案子跟客戶性質有關,若起初做的案子都是小坪數或夾層,接到都會接到類似的。陳總監表示,「之前放了得獎的診所空間,後續又接了兩個類似的案子」,在設定客源性質上很重要,像是針對比較大坪數的客戶等。我沒有侷限做哪一種空間,但比較鎖定中上客戶,預算上較能發揮自己的設計理念。因此在打廣告的部分,在行銷上,希望能透過獲得國際獎項後再去打廣告,比較能夠建立公司形象。

灰色大門設計

  「灰色大門設計」於2016年成立。總監謝嘉玲秉持著化繁為簡,減少過多花俏的裝飾,以環保及永續的建材為主。謝總監不拘泥於風格,以照顧到每一個住的人需求為主。設計是由上千種決定合成的,每一個線條都在做決定,去形塑出作品的樣子,並不能光用風格談。最大的成就為客人越來越宅,業主喜歡待在設計的空間。

「灰色大門設計」公司草創時期遇到最大的困難在於:

  • 客群被固定:

  起初找到作品的行銷方式後,會逐漸的被看見。在這之後,客群有可能被固定,起初走紅的風格或是空間,而後就會接到類似的案子,很難打破框架,跨足另一個客群,得思考如何去突破困境。設計公司必須去想,倘若來公司的員工,來學習到我們的基本的工法,如果幾年來都是遇到一樣的客群,會因為遇不到更多元的客群而離開,設計公司必須要有客群的提升,或讓客群範圍更大。

  • 財務、管理方面

  開設計公司大多都是設計出身,往往數字的概念不夠,在財務、管理上都是需要額外加強的能力,最需要警惕的莫過於財務了,業主通常都用幾百萬的存款交託給設計公司,若設計公司無法取得對方信任就會走不下去,對於財務掌控上的自我要求要夠高。

  這一兩年,除了建立公司的制度、法律、合約上的調整外,謝總監表示,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。其實經營公司跟設計有很大的不同,像是勞資合約、規格、設計合約、工程合約的制定,另外,將獎金分配給努力的員工是很重要的,工作就是付出越多、得到越多。

Q:近五年來設計市場的所面臨的困境是什麼?

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總監沈永鑫:

  在近五年來台灣流行的室內設計市場,時常做很多造型,沒有形成實用性的機能。沒有考量到使用者,他所希望的是什麼?有點用設計去綁架使用者,沒有溝通或是互動。我們是協助業主的生活,要了解他們的生活型態、需求,而不是改變去習慣新的空間。這也是一種困境,不論是做商空或是住家,帶給業主的觀感也會認為「室內設計」本身不實用,許多設計者在整體設計上沒有落地。

「呈碩設計」總監陳冠樵:

  從入行到現在,這些問題逐漸地惡化,越來越多補習班,皆主打繳錢上課,就能成為室內設計師,做這行的人越來越競爭,薪水也越來越低,這是一種惡性循環。在景氣不好的時候很多人壓低成本去做案子,那些去補習班學的人,僅有少部分存留在業界。

  景氣不好也是原因之一,業主的資本無法做出他心目中的樣子,工人跟材料上也一直在漲價,現在一百萬沒辦法像當年一樣。設計材料上通常包含工程費用,有些業主都會表示「為什麼他買得材料比較便宜」。有些人要跟同行競爭,會將報價給設計師價錢的材料,在網路上賣,讓設計師十分苦惱這種現況。

「灰色大門設計」總監謝嘉玲:

  許多設計公司都會有一種困擾:就是報價單的系統建立,設計師的學習為:設計(如何畫美的圖)、工程(如何畫對的圖), 這兩個必須要結合,接下來是控制成本、會算成本報價。

  很可惜的是,在學校學不到這些業界上的事物,許多公司無法讓後輩系統化的學習,這是普遍業界該合力去改善的現況。可傳承公司才可以做大,大型設計公司,其分工是很細膩,有些人待在那邊只能做同樣的事,然而室內設計上能學得事務太多了像是燈光、五金、材料等,希望公司可以反饋到學校,如何讓大學培育出來的人,讓業界是可以用的,謝總監表示,她的夢想很大想努力去做。

  設計師也要保持進步的心態,整個市場是會有趨勢,經濟好壞會影響設計風格,像巴洛克時期講究繁複,戰後講究簡約。謝總監的公司跟其他的設計公司都會一起在業界上進取,例如:辦分享會、聽廠商的說明等,不論是設計師與廠商,都可以提升產業鏈品質。過去網路不好的時代,價格不夠透明,現代在網路發達,可以憑實力大家來比較。

Q:跟與未來工作室的後輩的對話。

「青田中室內制作」總監沈永鑫:

  總監認為,開工作室首先要檢視並整合自己擁有的資源,除了工班、資金。最重要的莫過於經驗。有些人進入業界的時間很短,就出來成立工作室,在這個情況之下,便會缺少一些實戰經驗,例如:台北老屋,屋主直接把壁癌塗掉。缺乏經驗的人不會辨識屋況,無法預估好預算,在跟業主溝通時會覺得「你怎麼當初沒有看到?你不是做室內設計的嗎?」會影響到公司的信用。總監認為可以先準備好。多看看老闆跟業主溝通,不論是好的或壞的都可以作為參考。

「呈碩設計」總監陳冠樵:

  陳總監表示,創業真的很辛苦,這種苦要自己體會,像是培養人脈、客戶、廠商,資金有時候需要周轉。需要付薪資給員工、付租金給辦公室,創業初期僅能一直堅持,等到狀況好才能發揮自己的才華。要擁有對業主的溝通能力,因為是要去討論價錢的,但仍要誠心去對待他人。要準備好這些能量,並堅持下去,才能將案子接下來。

「灰色大門設計」總監謝嘉玲:

  謝總監表示,這是一個交流的時代,一定不能自己悶著做,不藏私的人才會一直學,交流起來視野較能了解業界的經驗。

  在財務上面,得小心別被小利益誘惑,別被因許多設計師崇尚華麗的上流社會,就跟著迷航在那些事物之中,倘若在裡面跌一跤很容易一掘不振,起初很容易因為接觸上流社會,接到大案子,然而,在經驗不足的情況下容易賠錢,成功是一步一步來的,要有足夠的耐心去磨,磨出自己的實力。

 

  聽完新生代設計公司的總監們,在創業上面對過去與未來面臨到的挑戰,與他們對於室內設計市場的分析與心得後,身為後輩的你們,準備好啟程創業了嗎?

 

 

看更多文章

返回列表